中國西藏網 > 文史

翻身農奴宗巴:“舊西藏的苦日子不堪回首”_文史_中國西藏網

王珊 張猛 發布時間:2019-04-15 10:03:00來源: 中國西藏新聞網

  人物背景:

  宗巴,女,生于1932年10月。民主改革前,宗巴家5口人,靠母親在莊園主家干活維持生計。8歲時,宗巴被送到扎巴旦增的莊園當朗生。民主改革后,宗巴分到了房子、土地、牲畜。1962年,宗巴任西藏林芝縣公仲鄉婦女主任。

chenzd94169_s.jpg  

  四月輕盈的腳步,在柔軟的雨絲中穿行,桃花盛開,柳樹吐綠。伴隨春的旋律,記者一行來到西藏林芝市措木及日湖畔,這里有一個美麗的村莊,一棟棟別具民族特色的藏家小院錯落有致、干凈整潔,一條條寬敞的道路直通每家每戶……這里是遠近聞名的小康示范村——巴宜區八一鎮唐地村。

  唐地村黨支部書記普布次仁領著我們走進一個300平方米的兩層藏式小院。落座后,普布次仁一邊端上酥油茶,一邊說:“我去請我岳母過來。”

  門外傳來腳步聲,宗巴拄著拐杖,拿著兩根柴火,一進門,就把柴火遞給女婿普布次仁,“這里冷,趕快生火,別讓客人們凍著了。”

  圍坐在火爐旁,老人用手捋了捋頭發,拍了拍衣服上的灰,講起了過往。

  “民主改革前,我們一家5口靠母親為莊園主干活維持生計。我8歲時,就頂替母親,被送到扎巴旦增的莊園做朗生。當時,整個莊園有9個朗生,我年齡小,干的是打掃衛生、守大門的活。”宗巴對記者說,“到了10歲,就和其他朗生一樣,每天天不亮,就要去很遠的地方砍柴,晚上才能回家。”

  “白天穿的鞋子就是晚上的枕頭,白天身上穿的袍子就是晚上蓋的被子。一天三頓,幾乎全是稀飯。當時我們有首歌,大意是‘姑娘洗臉不用照鏡子,莊園的稀飯就跟鏡子一樣。’有一次,我吃的稍微多了點,管家直接抓住我的頭發往墻上撞,嘴里罵著‘吃這么多,干那么少。’”老人喝了一口茶,繼續回憶說,“舊西藏的苦日子,真是不堪回首。”

  1950年,宗巴結婚了。為了脫離朗生的身份,宗巴的丈夫把家里所有的牲畜、糧食,全部交給了扎巴旦增的莊園,并承諾每年交租。

  “盡管結婚了,但日子仍過得苦不堪言。天天在地里干活,從來沒有吃飽過。家里揭不開鍋了,就只能去找農奴主借。記得我們當時借了30多斤蕎麥,算上利息后要還90多斤。我們只能又找其他的農奴主借,欠的糧食越來越多。”

  當宗巴家正為這年復一年的欠賬發愁時,民主改革的東風吹到唐地村,改變了宗巴的命運。民主改革后,她不僅分到了5頭牛,5畝多地,還當上了當時公仲鄉的鄉委委員、婦女主任。

  改革開放后,唐地村迎來新的發展熱潮,女婿普布次仁接過了村黨支部書記的擔子。“我剛任村支黨部書記不久,因為家里缺少勞動力,想過辭職,岳母知道后,反復教導我,‘群眾選你做領頭羊,就是對你的信任,一定要帶領群眾好好干,讓大家過上好日子。’”普布次仁說。

  在宗巴老人的鼓勵下,普布次仁一干就是34年,領著鄉親們發展生產、改善民生,村里的面貌發生了很大變化。現在,宗巴老人一家6口,四世同堂,全家年收入可達18萬元。

  臨行前,老人拉著記者的手,囑咐我們:“我們這一輩的老人越來越少了,我們所經歷的就是歷史,任何人都無法抹殺掉!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們的今天,這不是一句空話,我們就是這段歷史的親歷者、見證者。”

  望著眼前的唐地村,家家戶戶房頂上一面面五星紅旗獵獵飄揚……

(責編: 李文治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黑帽SE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