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西藏網 > 文史

翻身農奴四朗歐珠:“忘不了睡羊圈的苦日子”_文史_中國西藏網

萬慧 發布時間:2019-04-11 09:03:00來源: 中國西藏新聞網

  四朗歐珠,生于1939年2月,現年80歲,西藏昌都市左貢縣田妥鎮德列比村人。他8歲時,給國巴家族放羊,14歲時被過繼給舅舅當養子,一家3口都是國巴家族的差巴,過著食不果腹、衣不蔽體的生活。西藏民主改革后,四朗歐珠獲得了人身自由,分到了生產資料,生活越來越好。四朗歐珠有5個兒子、5個女兒,均生活在德列比村,幸福美滿。

chenzd9480_s.jpg
圖為四朗歐珠在二女兒玉吉家與木工聊家鄉的變化。 記者 萬慧 攝

  蜿蜒的318國道像一條巨龍從左貢縣田妥鎮德列比村穿過,這個群山掩映的村落在藍天白云映襯下,靜默無聲地展示著它的神秘和富足。

  初見四朗歐珠,他頭系紅色英雄結,身穿黑白相間的藏袍,顯得格外精神。陽春三月,陽光和煦,記者跟隨四朗歐珠從318國道的一側走到另一側,也就是從他四兒子丁增尼瑪家走到二女兒玉吉家。

  叮叮咣咣,還沒走近,四朗歐珠就聽到從玉吉家里傳來的聲音。他抿嘴笑著,一瘸一拐地走著,爬上樓梯,抬眼便望見二樓陽光棚里,村里的木工在仔細地忙活著。

  “玉吉呢?”四朗歐珠問道。

  “她去牧場了。”木工答。

  四朗歐珠便徑直走進客廳內,端來牦牛肉,倒上酥油茶,拉著記者閑聊起來。

  “看看我這條腿,現在走路都不是很方便,這就是萬惡的舊社會留下的罪證。”四朗歐珠指著他的右腿憤憤地說道。

  舊西藏的苦,四朗歐珠這輩子也忘不了。

  “我8歲時就給農奴主家放羊,每天天一亮就出發,把四五十頭牛羊趕到十公里外的卡隆山上。有一年冬天,雪下得特別大,漫山都是厚厚的積雪,我把牛羊往山上趕的時候,一個枯枝扎進了我的鞋子里,血一下子就流了出來,染的白雪上一片紅……”回憶起過往,四朗歐珠有些哽咽。

  寒冷的天氣,高聳的雪山,成群的牛羊,無助的少年,這些場景成為四朗歐珠童年記憶中難以抹去的畫面。

  “那時候,不被凍死餓死已經算是萬幸了,這些小傷又算得了什么呢。”四朗歐珠無奈地對記者說。

  在舊西藏,牲畜尚且能吃飽住暖,而廣大農奴卻過著食不果腹、衣不蔽體的悲慘生活。四朗歐珠回憶說:“當時我和20多個農奴擠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帳篷里,沒有鋪蓋,漫漫長夜寒冷難耐,有時我就偷偷跑到羊群里取暖,現在還忘不了睡在羊圈的那段日子。”

  “國巴家族承諾一年給我兩只羊作報酬,可一年過去了什么都沒給我,還經常打罵我。”四朗歐珠話語中滿是無奈。

  四朗歐珠14歲時,便被過繼給舅舅巴嘎曲加當養子,不用再給農奴主放羊了,卻依然擺脫不了悲慘的命運。

  “那時候,我們沒有吃的,就得給農奴主家種地,我們一家要種農奴主家幾十畝地。”四朗歐珠說著,眼中滿是淚水。

  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推翻了黑暗、殘酷的封建農奴制,四朗歐珠家分到了土地、牛羊。

  “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分到土地時,我們一家人相擁而泣的場景,我阿爸當時就跪下了,一直磕頭說‘感謝解放軍,解放軍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’。”四朗歐珠激動地說著,陽光灑在他飽經滄桑的臉上。

  “阿爸!”一聲親切的呼喚打破了此時的氣氛。丁增尼瑪走了進來,他剛從牧場回來,臉上滿是喜悅。

  “您不是說想坐我的新車出去兜兜風嗎?今天下午咱們去鎮上轉一圈,我帶您好好逛逛,順便給洛桑買個新書包。”丁增尼瑪樂呵呵地對四朗歐珠說。

  此時,四朗歐珠對記者說:“現在日子過得一天比一天好,生病了有醫保,住房有補貼,孩子上學又免費,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。黨的恩情說不完,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們現在的幸福生活。”隨后,他轉身對丁增尼瑪說:“改天再去鎮上轉轉吧,今天下午我要去鄉政府和村民們一起看全國兩會的直播,在電視上我能看到習近平總書記!”四朗歐珠說著,眼睛里滿是對更加幸福生活的憧憬。

(責編: 李文治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黑帽SEO